又一个英超大年结束了但英超俱乐部过得可不太好

一年前,The Athletic首次发布了对英超俱乐部收入的年度分析报告(2018-2019赛季),揭露了英超——这个世界顶级水平的金元足球联赛,众多球队早已开始身陷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财务危机。

假使我们将2019-2020赛季,视为「战疫」双回合制当中「首回合」的话,大多数俱乐部的财务表现都是惨淡的。因此,无论是「BIG 6」豪门还是中下游俱乐部,都在艰难挣扎着,在2020-2021这个更为艰难的「次回合」中,维持住局面。

如今,伴随着切尔西在「英超内战」中击败曼城夺得欧冠,英超双赛季「战疫」也暂时告一段落。我们不妨先通过汇总俱乐部已经透露的2019-2020赛季财务报告,来看看这些英超俱乐部在光鲜的赛场之外,过得究竟好不好。

埃弗顿主席比尔-肯赖特,负责撰写了部分2019-2020赛季的俱乐部财务报告。这份46页的财报清楚地解释了,埃弗顿是如何连续第二年成为英超亏损最多的球队。

截止发稿日(本稿原文发自2021年5月5日),仅剩纽卡斯尔联和沃特福德两家俱乐部,尚未公布2019-2020赛季的财务状况。所以我们在统计这两家球队时,都只好用了过往赛季的财务数据。但鉴于俱乐部一直在谈及近年来的「挑战性、不稳定性与罕见性」。所以从字里行间中,我们也已经差不多知晓其财务的大概情况了。

像去年一样,在今年的报告中,我们也将重点放在了联赛总收入和各家俱乐部的主要支出上,例如俱乐部的总工资支出等。由于一些俱乐部使用了历史税款抵免以减轻损失,我们在此将选用「税前利润/损失」的数据。

2018-2019赛季,英超俱乐部总收入51亿英镑。但是,联赛在2019-2020赛季的总收入仅为42亿英镑。

一是比赛日收入的损失。毕竟这个赛季有不少比赛都在空场进行,在没有票务收入的情况下,损失迅速飙升;

二是联赛需要退还3.3亿英镑的转播费,这笔费用将在两年内从各队收入中扣除。按比例分摊这笔支出的线赛季冠军利物浦需要付的最多,赛季最后一名诺维奇需要付的最少。

当然,后面补赛的转播费用并没有消失,只是还没到账。俱乐部只有在拿到钱以后才能将其计入总收入,也就是说,相较以往在五月底或六月底结束的赛季,该赛季将近四分之一的赛程收入,将无法正常计入财政结算年中。

传统「BIG 6」曼联、利物浦、曼城、切尔西、热刺与阿森纳仍然雄居收入榜前六名

不过,上赛季的英超俱乐部中,有16家都决定继续沿用传统的记账周期,即便转播费的损失已经导致其中几家出现了净亏损。以狼队为例,俱乐部税前亏损近4000万欧元,但是如果他们把六月-八月期间的赛事转播收入计算在内,那么球队本应该有一小部分利润盈余。

自热刺的年度营收额在2007年超过纽卡斯尔后,英超烧钱榜和收入榜上名列前茅的六大俱乐部一直没有改变。六大俱乐部「BIG 6」曼联、曼城、热刺、利物浦、阿森纳和切尔西——享受着最多好处,却仍在抱怨好处远远不够。之前他们还曾短暂加入所谓的「欧超联赛」,最终却都「狼狈地」相继宣布退出。

作为英格兰所获荣耀最多的三家俱乐部,阿森纳、利物浦和曼联一直都是豪门球队。今年相会欧冠决赛的切尔西和曼城,也在千禧年后加入了英超豪门之列。而随着英超的全球知名度提高和联赛奖金的飙升,热刺也脱颖而出,与其他五大球队并肩组成英超六大豪门「BIG 6」。

在英超收入榜单上,热刺排名第五;而在德勤足球俱乐部收入榜单上,热刺排名比尤文图斯、阿森纳、马竞、国际米兰和AC米兰等知名俱乐部还高。在因疫情叫停一切线下赛事之前,热刺还刚刚开放了自己的新主场——作为欧洲最好的运动场馆之一,却只能空场营业,这实属俱乐部的不幸。

自2004年以来,六大豪门每个赛季的收入至少占联赛总收入的50%。去年,这些俱乐部的收入占联赛总收入的58%。而且如果将未到账的广播收入计算在内,该份额可能会更高,因为他们都没有延长财政结算的周期。

六大豪门的比赛日收入均有所下降,在以往,这些俱乐部的比赛日收入都会超过1亿英镑。不过,「BIG 6」除了切尔西以外,五家足球俱乐部的商业收入都增加了。但刚刚加冕了欧冠冠军的切尔西对此倒不太在意,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迄今为止最大的税前利润收入,这主要得益于阿扎尔和莫拉塔的两笔高额转会费。

阿森纳多年无缘参加欧冠联赛,这是俱乐部在英超劲旅行列「吊车尾」的主要原因,也是为什么他们如今在德勤足球俱乐部收入榜上仅排在第11位。2008年至2010年期间,阿森纳一度位居榜单第五。

六大豪门之间的收入差异教给了我们一课:所有欧足联相关的赛事奖金都很不错,但是欧冠联赛的奖金,确实要丰厚得多。

曼联提供了最好的例证。上赛季曼联未能进入欧冠联赛,总收入因此少了1.18亿英镑,这差不多是诺维奇在英超13个月的总利润。对比起来,2019年,曼联闯入欧冠四分之一决赛(输给了巴塞罗那),赚到了8300万英镑;2020年,曼联进入欧联杯半决赛(输给了塞维利亚),但收益仅为1700万英镑。

曼联收入下降的百分比是六大豪门中最大的,这也让他们跌至德勤收入榜的第四位。要知道,在2015年-2017年间,曼联一直都高居榜单首位。执行副总裁艾德-伍德沃德甚至曾断言「曼联不赢球也能挣钱」。这话不假,但显然伍德沃德的继任者,不应再将其视为至理名言。

去年十月,伍德沃德的老板乔尔-格雷泽在谈及俱乐部收入时,列举了俱乐部面临的主要风险:「俱乐部的成功靠的是品牌、声誉方面的价值和实力,如果我们无法有效应对负面消息,我们的品牌声誉也将由此受损。」

「失去粉丝的支持,可能会削弱赞助商以及商业合作伙伴的动力,同时降低我们的产品销售能力。这些都可能会导致俱乐部的收入减少,对我们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不利影响。」

好吧,他至少意识到了问题。在本赛季末,社交媒体的腥风血雨以及因球迷抗议而推迟的双红会……这些负面消息也许都对俱乐部产生了不利影响。以及,曼联已经八个赛季没有获得过英超冠军奖杯了,格雷泽家族却似乎仍未醒悟,这对于广大的曼联球迷而言,究竟有怎样的深远影响。

格雷泽家族现在四面楚歌,再加一个警报估计也没什么差别。但是,有一项财务数据他们还是可以稍稍喘口气:在2019-2020赛季英超财务数据颇为重要工资支出中,曼城需付3.514亿英镑、利物浦需付3.256亿英镑,而曼联则付2.836亿英镑,略低于两家死敌对手。

曼联与利物浦,长时间一直是英超薪水支出的大户。1992年,英超联赛成立,曼联和利物浦均以800万英镑的工资支出排在联赛薪水榜首。到了1997-1998赛季,利物浦以3000万英镑的工资支出跃居第一。曼联在之后的「三冠王」赛季才夺回头把座椅。

2003年,富商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俱乐部,引领了欧洲足坛的疯狂转会时代。2004年-2010年间,曼联由此被挤到榜单第二。彼时曼城的工资总额也一路飙升,英超薪水榜的烧钱战争,开始在这几家俱乐部之间展开。

2016年,曼联以2.15亿英镑的总工资再次重回榜首,截至上赛季一直高居榜单第一。上赛季,曼联减少了15%的工资支出,削减数额近5000万英镑,而利物浦则因赢下欧冠冠军而给球员发了奖金,这使得俱乐部的工资支出增加了5%,达到3.26亿英镑。利物浦也因此在20多年来首次超越曼联,跃居薪水榜第一位。

然而,一举超越所有这些俱乐部,再次登上榜首的是曼城。这一切都发生在曼城签下迪亚斯、费兰-托雷斯等新援之前,也远远早于他们给德布劳内开出新合同的日子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曼城相当一部分高管的薪水都是由城市足球集团(CFG)直接支付的,这个布局全球的足球帝国目前共有10家俱乐部,业务遍及5大洲。

但是,因为上述的这些支出,再算上一大笔延期的转播收入、英超损失的比赛日收入、退税以及因违反欧足联财务公平竞赛规则而上缴的900万英镑罚款——曼城的净损失最终高达1.25亿英镑。这个天价数字,放在英超历史上都是位居前列的。

曼城CEO费兰-索里亚诺,曾在俱乐部财报引言中不痛不痒的说道:「显然,2019-2020赛季的收入状况并不能完全代表这个赛季。在2020-2021年底,当前后两个赛季的财务状况都正常地衔接起来以后,新冠疫情这段时期的情况将会更加一目了然。」

然而,无论怎么分蛋糕,英超六大豪门都处在其他球队截然不同的层次当中。例如阿森纳,尽管近年战绩不佳,但其总收入比排名第七的埃弗顿仍高出1.57亿英镑。

作为传统强队,埃弗顿为冲入「BIG 6」做着不懈努力。他们在2019年和2020年,分别将85%和89%的收入花在了工资上。但埃弗顿过去两个赛季的总亏损也达到了2.5亿英镑,这还是在他们开始建造价值5亿英镑的新球场之前。当然,也没多少人会认为,这座华丽的新建筑,只需要花费5亿英镑便可建成。

本赛季,埃弗顿又不惜成本引进了詹姆斯-罗德里格斯等球员,但最终取得的战绩仍然未及预期

这,就是在英超联赛中争取一席之地的代价。南安普顿在同一时期的损失超过1.25亿英镑,西汉姆的损失接近1亿英镑,布莱顿和莱斯特的损失都达到了约9000万英镑。

「军备竞赛」的后果是可怕的。对于阿森纳、利物浦和曼联的美国老板们来说,知名俱乐部为了缩小差距,就把超过85%的收入花在球员薪酬上,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财政结构。要知道在北美,为球队效力的球员收入都不到球队总收入的一半。

伯恩利、水晶宫、诺维奇和谢菲尔德联等中下游球队,都做了合理的决定,他们的财政结算周期将延长到2020年7月31日——这意味着,这些俱乐部不会将延迟款项部分的收入纳入2020-2021赛季的结算当中,三家俱乐部通过结算时间的调整,避免了在去年赔本。

对伯恩利来说,这是球队董事长迈克-加里克和董事会又一次在精心管理下完成的成功运营。由于位置偏僻且地方小,新冠疫情对于伯恩利比赛日收入的影响明显低于其他地方,仅下降了170万欧元。相比之下,曼联比赛日收入下降了2100万英镑。上赛季比赛恢复以后,球队在主帅肖恩-戴奇的带领下最终夺得联赛第十名,比2019年高了五位。

所以,伯恩利的总收入下降不多,从1.38亿英镑降到了1.34亿英镑。此外,俱乐部严格控制工资支出,没有在转会上花太多钱。综上,伯恩利最终基本保持了收支平衡。而50万英镑的税收减免,还让他们得以小赚一笔。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是伯恩利积累的储备金:截至7月31日,这笔钱超过8000万英镑。五个月后,伯恩利被美国投资集团ALK资本收购,这笔钱帮助球队支付了部分收购款,其余部分的贷款则大多由美国私人投资公司MSD Partners在英国的分支机构提供。据悉,MSD的贷款年利率约为9%,ALK最初至少向其借了6000万英镑。

对比起伯恩利,水晶宫的情况就已经是肉眼可见的糟糕了。迄今为止,水晶宫是四家结算周期延长的俱乐部中,账面最难看的一家,其税前亏损高达5800万英镑。

水晶宫董事长史蒂夫-帕里什在俱乐部战略报告中写道,「谈及俱乐部的财政状况时,我们几乎不可能忽视新冠疫情对俱乐部各方面造成的影响。」同时他也提到,去年夏天的空场比赛与退还款项,让水晶宫进一步损失1100万英镑。

此外,诺里奇和谢菲尔德联在疫情的影响下仍然实现了盈利,这并不奇怪。由于转播收入的大幅增长,大多数晋级俱乐部在进入英超的第一个赛季都能盈利,这一点有目共睹。诺维奇晋级后,收入从1000万英镑上升到了9000万英镑,而谢菲尔德联进入英超后的收入,则从800万英镑上升到了1.17亿英镑。

在17家已发布完整财报的俱乐部中,谢菲尔德联的总工资最低,诺维奇的工资第二低。不过两家俱乐部在赛场上的表现大相径庭——前者在回到英超的第一个赛季最终排名达到第8(本赛季已降级),后者排名第20(本赛季已经升回英超),而谢联的回报也是同样丰厚的——在英超,排名前进一位,就能多获得近300万英镑的奖金。

然而,2020-2021赛季,谢菲联却提前六轮降级,平了英超最快的提前降级纪录

阿斯顿维拉是一个特例,这家俱乐部在晋级英超之后的第一个赛季就亏损了近1亿英镑,但这也有结算周期不同的原因。俱乐部没有将时间从5月31日往后延,因此在英超重启计划实施后的3600万英镑收入,并未纳入阿斯顿维拉的报告中。

同时,维拉的支出同样惊人,但花这么多钱真的值吗? 对于英超的大多数俱乐部来说,这就是「可持续发展」的隐忧所在:一旦降级英冠后无法迅速返回英超,失去降落伞保护的球队们,将在低级别联赛中陷入长久的打拼。

2020年,在利物浦英超夺冠后,安永公司高级审计师安迪-威廉姆斯却浇了一盆凉水。

「财务报表的注释1显示,2020-2021赛季有可能会缩短或者继续延期,2021-2022赛季亦有此可能。在现阶段,这些情况所需的额外资金并没有纳入考虑之中。」威廉姆斯写道,「这意味着很大的不确定性,可能会给利物浦持续经营带来巨大的考验。」

这句话其实跟「如果你明年破产了别怪我,我已经警告过你了」是一个意思。虽然难免有些危言耸听,不过这可是英超俱乐部上赛季财报中罕见的警告,而且还是给冠军球队利物浦。

但这能成为利物浦所有者芬威体育集团,为平衡收支而「胡作非为」的借口吗?过去几年,他们曾一度将比赛日门票提高到77英镑,再加上停薪休假、与曼联一同主导改革计划、酝酿欧超联赛……这些行为无一不被红军球迷诟病。

现在,如果利物浦管理层重新翻阅一下威廉姆斯极度谨慎的警告,并反思一下过去两周收到的批评、抗议和公开信,他们和那些「志同道合」的改革者们,或许能够从2019-2020赛季俱乐部财报中,学到最重要的一课:

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36氪系信息发布平台,36氪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uangzu-hotel.com/,英超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